您好,請登錄幸福投資網

又有至少60家媒體死亡 區塊鏈媒體終究走向何方?

2019-09-10 14:52 幸福投資網
掃描二維碼
關注
幸福投資微信
[導讀] “94”對于幣圈來說是非常熟悉的數字,2017年9月4日央行正式叫停數字貨幣首次代幣發行,大批交易所也在那時要么關門大吉,要么搬離海外。

幸福投資網09月10日訊——“94”對于幣圈來說是非常熟悉的數字,2017年9月4日央行正式叫停數字貨幣首次代幣發行,大批交易所也在那時要么關門大吉,要么搬離海外。

雖然下了禁令,但比特幣價格暴漲引發的“數字貨幣熱”卻并沒有隨之消亡。2017年底起,比特幣價格攀上史上最高點,其背后的區塊鏈技術概念也同樣被炒的火熱。

隨著區塊鏈技術興起,無數家打著區塊鏈技術的創業公司也如雨后春筍般涌現。在這樣的背景下,無數區塊鏈媒體也應運而生。

區塊鏈媒體再調查:又有至少60家媒體死亡

在最鼎盛時期,到底有多少家區塊鏈媒體?

這個問題的答案可以用“不可計量”來回答,據相關數據統計,最多時,區塊鏈媒體數量曾一度達到48547家;而據新榜數據顯示,最多時,名稱中帶有“區塊鏈”三個字的公眾號已超過40萬個。

據說鼎盛時期,一篇軟文報價10萬+,實際閱讀不足200的區塊鏈媒體比比皆是。這也是區塊鏈媒體曾經的“輝煌”。

“94”兩周年了,現在的區塊鏈媒體和項目方活得怎么樣?

輝煌不再

“94”事件一年后,2018年8月底到9月初,情況出現了變化。

2018年8月21日,一批區塊鏈媒體公眾號被封,例如金色財經、幣世界快訊、大炮評級、比特吳、火幣資訊、深鏈財經、吳解區塊鏈、每日幣讀等。據悉,此次被封原因系部分公眾號涉嫌發布首次代幣發行和虛擬貨幣交易炒作信息。

2018年9月7日,又有一批區塊鏈媒體公眾號被封,包括區塊鏈王子、點幣成金、區塊鏈第一哥、阿凡提等被永久封停。

兩次被封后,引發區塊鏈媒體“自查自糾”,有的媒體甚至自行刪除一切和炒幣、首次代幣發行有關內容。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封號風波剛過沒多久,比特幣再次暴跌更使得區塊鏈媒體生存環境雪上加霜。

2018年11月初,隨著澳本聰和比特大陸“算力戰”打響,隨之而來的是比特幣的一輪大暴跌。從年初17000美元,到年中7000美元,比特幣價格一路下探至三千多美元。

三言財經發表于2018年11月30日的《區塊鏈媒體現狀:至少20家停更,大多虧損,勉強維持》文章中調查發現,自2018年11月以來,三言財經關注的百余家區塊鏈媒體中,已有近20家停止更新或者大幅降低更新速度。

這個數字相比2018年10月的5家、9月的9家有著顯著增加,可見比特幣熊市對區塊鏈媒體打擊之大。

為了生存,區塊鏈媒體不得不采取“非常手段”。據三言財經了解,彼時頭部媒體某財經已裁員兩次,從50人裁撤至10人,商務團隊完全撤銷,由老板直接接手,親自在外面跑業務。

還有某知名媒體xx網,將公司北京分部撤銷,僅保留上海部門,該媒體外的拓展業務也因熊市而停止運營。

當時還有大量媒體裁員、降薪以及選擇轉型,準備“過冬”。

2018年11月停更的那批區塊鏈媒體

“復活”了幾個月

如今,距離“94”事件過去兩年,圈子從去年大熊市到現在也快滿一年。今年,比特幣價格有所回升,目前在10000美元上下徘徊。

雖然比特幣未能再回到曾經最高點,但隨著其價格回升,區塊鏈媒體現狀是否有所改變?

三言財經首先梳理了去年統計的數十家區塊鏈媒體停更狀況。

調查發現,在去年11月停更或者轉型的區塊鏈媒體中,部分媒體停止更新一兩個月后恢復更新。有的恢復以往的更新頻率,有的媒體恢復更新后頻率則有所下降。

不過,三言財經注意到,這些恢復更新的區塊鏈媒體中,大部分又在今年上半年再次停止更新。僅有少數區塊鏈媒體恢復更新后持續推送至今。

此外,在上次統計中,我們發現有三家媒體選擇轉型,開始報道科技類資訊。分別是起風財經、千氪財經finance和趣鏈財經。不過,截止至目前為止,只有起風財經仍然保持正常推送,千氪財經finance公眾號停止更新,千氪官方網站仍保持更新。

另一方面,疑似于去年被封的幾家區塊鏈媒體的小號,也于今年上半年停止更新,只有少數保持正常推送。

又有至少60家區塊鏈媒體死亡

有的發起“擦邊小說”

在去年統計的基礎上,三言財經于近日梳理發現,仍然有大批區塊鏈媒體于今年停止更新。

上表是三言財經統計發現的60家于今年停止更新的區塊鏈媒體公眾號,其中不乏有些圈子中較為知名的賬號,例如區塊鏈價值榜、dapdap區塊鏈等。

實際上,該統計并非完全統計,對于數量龐大的區塊鏈媒體來說,“死去”的區塊鏈媒體數還有更多。

有的區塊鏈媒體雖然公眾號停止更新,但是官方網站仍然維護,保持較低限度的運營,似乎是等待“重生”機會。

此外,三言財經嘗試聯系多家媒體,希望能夠對區塊鏈媒體現狀進行采訪調查。然而,在溝通過程中,有不少受訪者稱自己現已跳槽或者離開區塊鏈行業,拒絕接受采訪。

這或許也從另一個角度反映區塊鏈媒體現狀,區塊鏈媒體行業紅利期已過,這個圈子里的錢已經不那么好賺了。

有些區塊鏈媒體則干脆“賣身”。例如能鏈財經,現在該媒體描述已經變成了“電力人才網”,于2018年9月停止更新。

更有的區塊鏈媒體,已經變得“不可描述”起來。例如某氪財經,雖然賬號描述仍然和區塊鏈有關,但是其公號開始推送些莫名其妙的網絡小說了。

雖然其公眾號文章已于2018年9月停止更新,但是用戶關注該財經公眾號后,仍然會收到充值“書幣”的推送。充值后,可用于公眾號菜單中的”書城“閱讀網絡小說。

活著,已然成為區塊鏈媒體首要考慮的問題。

2018年11月,區塊鏈頭部媒體金色財經創始人杜均曾在朋友圈表示,金色財經每月虧損300萬,還有不少**財經、**區塊鏈都在虧損中。他進一步表示,盡管熊市虧損嚴重,但金色財經仍可撐3年。

此后,火星財經的創始人王峰在看到杜均的朋友圈后,也在自己的朋友圈發表了火星財經的經營情況,表示火星財經已在9月份已開始虧損,并表示火星財經可撐三年零一個月,比杜均恰好多一個月,似是對杜均的調侃,也是在熊市下的自嘲。

大浪淘沙,歷經跌宕起伏,能存活至今的區塊鏈媒體不得不說是一種幸運。

“活著”已屬不易 傳有媒體開始做灰色產業

三言財經采訪了幾位區塊鏈媒體,他們分別發表了自己針對目前區塊鏈媒體現狀的看法。

受訪者 博鏈財經創始人:

區塊鏈行業不死 博鏈將長期堅守

博鏈財經表示,區塊鏈行業在某種程度上是金融+科技行業,而任何金融行業本質上就存在周期性,并且這種周期性非常明顯和強烈。因此,做區塊鏈媒體就必須要有在不同周期下的生存能力。

此外,區塊鏈媒體要在熊市提高經營初創公司的能力,這樣就不會出大問題。另一方面,區塊鏈媒體作為新媒體,也要不斷優化、完善產品線。要依據市場環境推出豐富的、適應市場的產品。如果僅在牛市中以簡單、單一的產品賺錢,那么到了熊市,則可能面臨生存危機。

對于是否還會繼續在區塊鏈行業堅持,博鏈財經表示,只要區塊鏈行業還存在,那么博鏈將長期作為觀察者和記錄者的身份堅守在這個行業,

受訪者 某智庫創始人:

選擇優質項目方是根本

該智庫表示,對于區塊鏈行業中做智庫評級來說,難點在于評級產品是無法收費的。因此,無論是牛市還是熊市,都無法靠評級產品生存。

因此,在整個熊市中,需要首先控制成本,拓展業務。以該智庫為例,除了做免費評級外,還擴大業務面,為項目方做咨詢一類業務。

該智庫表示,19年相比18年底,感覺整體行業生存環境好了很多。熊市的好處就是能篩去大批劣質項目方,那么在這樣的情況下選擇優質項目,才更有可能在大環境不好的情況下站穩腳跟。

對于區塊鏈行業前景,該智庫同樣認為未來可期,將會堅持在行業里生存。

受訪者 前耳朵財經主編、幣星報創始人:

只要有新的項目誕生,區塊鏈媒體就不會滅亡

幣星報認為區塊鏈行業的確跌宕起伏,受到數字貨幣行情波動影響。牛市中所有人自然的好,熊市環境下則會淘汰一批。

但實際上,這僅僅是表面。因為無論是牛市還是熊市,人們對區塊鏈技術本身的探索和興趣是不會因數字貨幣市場波動而改變的。目前各行各業都有人在做數字貨幣的開發探索,不僅僅局限于“炒幣”這種范圍。其次,即使從監管層來說,過去監管比較嚴,但現在相關政策正走向開放和包容。例如深圳就被鼓勵做數字貨幣試點。

因此,幣星報認為區塊鏈行業值得信任和堅持,無論牛市還是熊市,這個行業仍然在往前走。目前,幣星報仍然靠較為傳統的模式運作,內容渠道分發活動、策劃等。

只要有新的區塊鏈項目誕生,區塊鏈媒體就不會滅亡。

受訪者 某知名區塊鏈媒體負責人:

有媒體為了活著做灰色產業

區塊鏈媒體從創立堅持走到現在,通俗來講靠的就是不斷的堅持。目前相比巔峰時期,區塊鏈媒體數量肯定是少了。這意味著生存壓力的增大,所有人要思考如何變現這個問題。

目前,區塊鏈媒體仍然是走傳統媒體套路,也就是通過走商業合作、公關合作等方式。不過,為了生存,行業里水挺深,有媒體做灰色產業也不在少數。

受訪者 前某牛財經主編、現區塊鏈交易所媒體主管:

無粉絲無原創 死亡很正常

該受訪者離職后,某牛財經公眾號便停止更新,目前網站也僅保持低限度的運營。他向三言財經表示,區塊鏈媒體沒有什么粉絲也沒有原創能力,那么接不到項目宣傳所以死亡是早晚的事。

對于區塊鏈行業來說,媒體依然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無論行業如何低迷,大眾需要了解區塊鏈整體的進步與發展。

2018年的區塊鏈媒體大批死亡時期,實際上是行業洗牌。目前已經過去十個月,進入了穩定期,該淘汰的自然都淘汰,活著的也都找到了自己的盈利方式。因此,要說衰落,也是整個行業一同衰落。

區塊鏈項目方情況:開始尋找新希望(18.760, 0.24, 1.30%)

比特幣進入熊市以來,不僅區塊鏈媒體不好過,對于那些區塊鏈項目創業者,或者俗稱的區塊鏈項目方來說,日子同樣“艱難”。

有業內人士告訴三言財經,比特幣進入熊市以來,項目方運營壓力增大。2019年1月到2月,可以說是項目方的“至暗時刻”,大批項目方運營困難。不過目前,隨著比特幣價格回升,項目方市場有所回暖。

一名曾經在某交易所工作的匿名人士告訴三言財經,在熊市時,業務難以為繼,沒能做大。最終,也是因為前景不好,該人士選擇離職。

還有業內人士透露,由于最近出臺相關政策,將支持在深圳開展數字貨幣研究與移動支付等創新應用,很多項目方也南下前往深圳尋找機會。

2019年以來,國內外很多項目方都受到沖擊。

2019年1月23日,區塊鏈通訊軟件“幣應”因涉嫌抄襲微信,被海淀法院作出保全裁定。目前,幣應APP官方下載網站已無法打開。

2019年2月27日,摩爾鏈MOL發公告稱停止發展。2019年3月1日后,摩爾鏈將停服,摩爾銷毀,代碼停更并且交易對永遠下架。

一家海外媒體“DeadCoins”專門統計因各種原因死亡的區塊鏈項目。截至目前,該網站收錄了1700余種死亡區塊鏈項目。

這些區塊鏈死亡原因包括停止更新、“跑路”、被黑以及抄襲等。

其中,失敗原因最多的是“停止更新”,據統計,有982個區塊鏈項目不再更新。

圈錢跑路也是區塊鏈行業里揮之不去的“污點”,據該網站統計,有637個區塊鏈項目因項目方跑路而失敗。

此外,因抄襲其他項目騙錢跑路的有88種;因遭受黑客攻擊關停的僅有28種。

另據有媒體報道稱,今年4月,Github收錄的86000個區塊鏈項目中,90%的項目已經停止更新,也就是超過77400個項目實質上已經死亡。

寫在最后

94以來,幣圈、鏈圈可謂跌宕起伏,“區塊鏈元年”、“區塊鏈將顛覆一切”、“區塊鏈革命”這類口號此起彼伏。

風口上豬都能飛。

每個時期都有不同的風口,除了區塊鏈外,O2O、P2P、共享單車、共享充電寶、共享汽車、社區拼團……每一個風口都會引發大眾、資本狂熱。當潮水退去后,總會留下“死尸”一片。

區塊鏈媒體終究走向何方?可能只有時間才能告訴我們答案。

(幸福投資網綜合)

溫馨提示:以上內容及數據僅作參考,請以市場實際情況為準,市場行情瞬息萬變,投資需謹慎。

標簽:充電寶媒體區塊鏈

[責任編輯:Anna]

幸福投資網聲明:本網轉載上述內容,不表明證實其描述,僅供參考,并不構成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上一篇:被質疑偽風口 共享充電寶經歷了再到矚目的曲線

下一篇:數字貨幣亮相為期不遠 穆長春擔任央行數研所掌門人

點擊獨家金評查看更多資訊   點擊路演中心與專家免費面對面交流
  • 商品
  • 市場價
  • 漲跌
幸福投資網微信公眾號
行情

關于我們 | 網站地圖 | 企業文化 | 數據引用

版權所有 © 2009-2019 幸福投資網 Inc. 滬ICP備17003335號

Copyright © 2009 - 2019 xugui. All Rights Reserved

安全聯盟站長平臺

海南飞鱼网 搜狐资讯下截能赚钱呀 幸运飞艇预测 腾讯游戏捕鱼来了官网 跪求用手机赚钱稳定的工作 广西快3奖 重庆时时彩后一稳赚 百变计划pk10手机版 棋牌娱乐 贵州快三软件下载 2017彩金捕鱼ol微信红包 贵州十一选五助手 时时彩两星玩法技巧 秒速飞艇预测 计划客户端 pk10开奖记录 下载辽宁体彩十一选五